他可以代替第二个位置

他可以代替第二个位置好想你作文

当前位置: 人类作文网 > 好想你作文 他可以代替第二个位置 / 时间:2022-06-17 05:24
[面对面]洪金宝:功夫央视国际年10月07日15:27来源:进入[面对面]>>CCTV.com消息(面对面):如果说1905年拍摄的《定军山》,以中国传统京剧中的...

[面对面]洪金宝:功夫

央视国际 年10月07日 15:27 来源:
进入[面对面]>>

  CCTV.com消息(面对面):如果说1905年拍摄的《定军山》,以中国传统京剧中的一个武戏场面开始了中国电影的百年历史的话,那么后来到李小龙的《精武门》再到李安的《卧虎藏龙》,中国电影一直是以神秘的“中国功夫”和“武侠精神”影响着世界电影。面对中国电影走过的百年历史,武侠电影成为不能忽略的重要部分,而提到武侠片,就不能不提到香港。

  解说:武侠电影是香港电影的重要类型。从上世纪40年代的第一部《黄飞鸿》电影到今天,香港拍摄的武侠电影不但数量多,而且延续时间长,在国际上形成了巨大的影响,也产生了像李小龙、成龙、洪金宝等一批功夫片明星。

  记者:香港电影这种辉煌,它到底是用什么东西能够创造出来的?

  洪金宝:太多人太多人在电影圈里面对娱乐事业贡献很多,所以香港电影进步得太快了,脚步也走得很快。


  记者:我们在看香港电影的时候,真正是武侠片才获得成功,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文艺片没有?其它片没有?

  洪金宝:简单就是香港的武侠片拍得太成功了。香港的武侠世界,所有的人幻想比较多,整个环境,你越幻想越好,那种感觉就越好。以前的武侠片,当年古龙的武侠片出来很不得了,古龙小说,楚元导演、狄龙主演都很不得了,那个时代。因为每一个人看过也好,不看过也好,整个香港都是武侠世界的东西,连电视台在拍电视剧都是武侠剧,很多很多年前拍金庸的小说:神雕、小龙女都是武侠的,香港来讲是一个真正的武打、武学、武功在电影里面的成长,真的很厉害。

  记者:市民为什么能接受这种?乐意接受?

  洪金宝:本身是强项,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思想,就容易去接受。本身整个城市一直在电影上面的娱乐,一直在武学方面的转变,其实就是观众跟我们在一起长大,一起工作。

  解说:洪金宝1949年出生于香港。当时的香港正处于战后的经济恢复期,传统的舞台戏剧是当时老百姓最主要的娱乐方式。因为性格顽劣,9岁的洪金宝被家人送入戏剧学校学习武生,希望能学得一技之长养家糊口。随着舞台戏剧的衰落,洪金宝和他的师兄弟们开始被师傅外借到电影片场当武师、做替身演员。

  记者: 师傅怎么会想到要带你们去拍电影呢?


  洪金宝:拍电影其实有个老师,教我们戏的一个老师,他也是做龙虎武师的,他说给你们几个徒弟去试一下,叫三毛去试一下,头一个去当武行的就是我,我就去试了,我其实对电影也很爱好,我对电影是每一个岗位都很感兴趣,摄影师、推车轨的都很感兴趣,兴趣大得不得了。

  记者:在那个年代是戏剧吃香还是电影吃香?

  洪金宝:其实电影跟戏剧不一样,舞台跟电影完全不一样。

  那个时代在电影上面,明星是一个在电影上面做事情,或者是明星,这好像是另外一种,不是民间的事情,那种明星,super star(超级巨星)。以前那种光芒很厉害,你能够在片场里面做事情,你也是好像另外一种身份去做那件事。

  记者:刚开始的时候呢?你可能,脸别人都看不见,就在里面比划一下。

  洪金宝:对,不,其实我们那时候没有想到人家看不看到我的脸,那没关系,只要给我做就行了。I’m here ,OK!就是给我I’m here ,you know?我在就行了,今天你要蒙脸,不蒙脸,戴帽子,这不是问题,问题就是你要我做事情就行了,刚开始的时候就这样。

  记者:演电影到底什么吸引你了,演电影我看到的是明星,他成了明星了,他可以拿很多钱。

  洪金宝:那时候没有,我们刚开始从来没有这种想法,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当导演,从来没想过我会当主角,从来没有。拍戏是有钱的,60块钱一天,拿回来就给师傅,师傅就给我们5块钱一天。那时候我们有5块钱已经很开心,开心地不得了。

  记者:活儿多吗?那个时候?

  洪金宝:因为自己能干,什么都来。所以很多导演都不让我们来,你休息休息,又死了,你又在旁边站着,又死了你又在旁边站着,所以我们都抢着来。

  解说:60年代中期的香港电影,武侠功夫片开始兴起。以1966年拍摄的《独臂刀》为代表,(但)那一时期的功夫电影充满了暴力和血腥的色彩。对功夫的展示和对武术的夸耀,深深地影响着当时的演员。

  和戏剧学校的合约结束后,16岁的洪金宝正式踏入了电影圈,像所有刚入行的演员一样,洪金宝只能在片场跑龙套、作替身、当最普通的打斗演员。虽然当时拍摄的功夫电影数量非常多,但是由于大量的演员都渴望得到在功夫片电影中演出的机会,武生出身的洪金宝也经常没有戏拍。

  洪金宝:像我有一段时间没有钱,我从年初一可以在家里睡到年初七,没有出过家里半步。

  记者:就是因为没钱?

  洪金宝:没钱,我告诉你什么原因?因为那时候还有三个月就要过年了,可是我没有戏拍,那我怎么办呢?每天挣三块钱,坐大概三毛钱巴士去一个打桌球的地方,去跟人打桌球,我看对象,这个对象好,一定赢到二十来、三十块钱,就在那儿打,到了两点来钟,每天赢几十块钱,各家买一个钱兜搁进去,刚好里面是一千块钱,我把这一千块钱全数交给我外公。

  解说:当年,香港拍摄的武侠功夫片崇尚真实的打斗场面,因此对于那些在影片中充当替身的武师来说,电影的拍摄过程充满着危险。

  洪金宝:那时候我才16岁、17岁,不要说6尺,12尺、15尺跳下来都没事。5、6尺算什么东西?而且还聊天,哗啦啦!那时做还是武行。来来,大家一块儿聊天。啊!快点!预备!action(开拍)!就从这边“啪”地跳出去,很容易这样冲啊,“碰”!就给扭歪了。

  记者:那谁来保证你们的安全?

  洪金宝:自己保证自己,自己就是,第一能挨,第二不要受伤太重。那时候你拍的戏60块钱,还给你买保险,谁管你呀?你受伤了,没事,你明天不用来了,你更没得捞。

  记者:我们想象商业片发行那么成功,那演员的报酬应该是高得惊人吗?

  洪金宝:也不一定,演员的报酬是高得惊人,看是哪一方?以前来讲报酬都不是太高,可是他们说你要比这一圈他不是太高,你要拿他比别的圈子来讲他很高。像我刚刚做武行的时候,60块钱,后来变成120。那时候我跟我的外公住的房子一个月多少钱?280,一个月的房租是280,我这一天我这个活可以赚120,我有第二组,一天我做三组,第二组,两组下来就240。

  解说:1971年,随着李小龙拍摄的《唐山大兄》在香港首映,中国功夫片电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李小龙的电影不仅将香港功夫电影从传统的武侠世界带入到具有现代意义的功夫世界。他的电影还第一次开拓了国际市场,使功夫片成为最能代表中国电影的类型片。同时,由于李小龙电影中大量渲染的民族情绪和武功魅力,让许多香港人开始重新认识和定位自己。

  解说: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洪金宝凭借着过硬的武术功底,已在香港电影界成为一名颇有名气的武术指导,负责在电影中设计武打动作。由于受到李小龙电影中硬朗的格斗风格,强烈的民族情绪的影响,那一时期的香港功夫片电影都带有明显的民族自强的色彩。

  记者:到李小龙出现的时候,使很多人认识的中国功夫,认识了李小龙的电影,您怎么看待他的电影呢?

  洪金宝:他是整个可以刺激到每一个中国人的活动细胞的人,自己是什么人,像我刚才说,我们香港很久以前一直下来,自己很多人都没有说,自己是什么人,中国人,中国是我们国家,我们是怎么样怎么样,但是这种情绪会很少。自从看了他的戏以后,很多年轻人都会挺起来,我们是中国人,带动了这种气氛,这种思想很重要。民族思想大了很多,这本身就是。所以他的电影能够疯狂到那么多中国人,或者是全世界,因为全世界,他的带动不止是说告诉你我是中国人,他也告诉你,他可以代替第二个位置,你明白吗?他可以说(英文),代表别人的观众,不同国家的人去看他的,可以把他全换过来,等于我们的国家也是很强的,一种很刺激人的。

  记者:可能产生的效果是这样,但是大家认识到首先是他的拳脚功夫,你怎么看待他的功夫?

  洪金宝:他的功夫真的是很厉害,我在拍《五雷轰顶》,我是武术指导,他从美国刚回来参观,这是李小龙,大家讲话,我说李小龙你好你好,我说我看你的拳脚很快,你的腿是不是很快。其实是也好,不是也好,没关系,我是很崇拜他,就想请教他,他就误会了,好像我要向他挑战,是的,你想怎么样?我怎么能说?说什么?我说你是不是想大家试一下?他已经讲了我能不试吗?就试一下吧,大家都站了一会儿,完了,我起腿他也起腿,我的腿在半空,他的腿已经在我脸上了。他停了以后,怎么样?好样的!很快啊!这是真的,不是假的。完了以后,当他拍了,我就很少跟他见面了,到后来他红了又起来,突然间我们再见面,见面以后就聊天,他说“三毛”,我有一部戏想你在里面做一个角色好不好?我说是什么戏?他说《死亡游戏》!我说OK。他说我这部戏要拍的时候告诉你,OK。

  记者:您来做主演的时候怎么考虑呢?我怎么区别于他?

  洪金宝:个人有个人的强项,他是太强,我们当然跟不上他,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风格,我们要跟他一点点,再加上自己一点点。不能说除了李小龙,除了我们谁也不要拍戏了,这不可能的。

  记者:但是相同的地方你们都是在功夫上做文章。

  洪金宝:功夫有很多,功夫真的有很多。李小龙他打腿打得好,拳真是打得好,我们现在打另外一种,我们打比洪拳你就不一定行,对不对?

  解说:由于对中国功夫和武术精神的崇尚和热爱,洪金宝在功夫片电影中越来越活跃。他不仅设计武打动作,担任主演、还开始担纲导演,自己拍摄电影。1977年,洪金宝主演并亲自导演了第一部电影〈三德和尚与春米六〉。

  记者:怎么争取到这个机会了呢?

  洪金宝:我有一个导演黄峰,那时候一直都是我做他的武术指导,而且他也认为我可以尝试做一个导演,他就跟公司说,我也说,公司他们也认为我有这种天分,那时候年轻,就叫黄导演写一个故事,其实也有几个导演支持我。

  记者:先确定您做导演,再给您度身订做,编一个故事。

  洪金宝:对。

  记者:香港电影都是这么拍的吗?

  洪金宝:以前是。

  记者:导演说了算。

  洪金宝://我有这个思想,这个演员这个故事这样的,怎么样,好,OK,马上去,有一部戏叫《飞龙猛将》,我在拍《鬼抓脚》的时候,突然间周先生(公司)那边告诉我,我们只有三个月,我想拍一部戏过年行吗?我想我们现在连剧本都没有想,什么印象没有,你现在告诉我要拍一部戏过年,只有三个月时间,好,马上招集编剧行不行?说了一个礼拜。好!第二个礼拜想出来行不行?突然间抓到一个故事,我说我答应你,两个礼拜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两个月把整个戏给拍了。过年。

  记者:这是最快的吗?两个月?

  洪金宝:有的一个半月。这一个半月想的时间也比较多,拍得很快,一个半月。现在拍戏不一样。

  所以香港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电影王国。拍戏那种感觉跟做事情的速度,或者整个完成的速度,不可思议。

  解说:香港电影在上世纪70、80时年代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社会经济的发展让那一时代的电影观众更愿意接受电影带给他们的快乐,因此以成龙、洪金宝为代表的功夫喜剧大行其道,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洪金宝就参与制作了180多部电影。

  记者:这100多部电影怎么能安排时间呢?你兼职也好,导演也好,你当时在香港的生活节奏是什么样的?

  洪金宝:每天拍,从早上拍到晚上,从晚上做到早上。

  记者:作为演戏乐此不疲。

  洪金宝:所以我现在拍电影跟演电影都不一样,不管今天做导演,热、咬,可是我真的很享受我在做事情的那个时刻,真的很享受。演,演的时候真的是很享受,不一样。

  记者:但是对你来说不是一部,不是十部,是一百多部。

  洪金宝:一直就是这样,你在拍一半的时候已经在想别的一个点子了,想一个点子抓住那个点子不动,就把这个戏拍完,那个点子马上就写出来,就弄这个点子。

  记者:那个时代是个什么样的时代呢?

  洪金宝:其实那时候每一个人对电影,好像对一种魔术,一部电影出来,每个人都有那种渴望去看一部电影。电影出来,每一个人都去争,去看,买票,午夜场,那个时代,跟现在(相比)这种艺术的感觉没有了。

  解说:八十年代中期,以吴宇森为代表的新一代的香港电影人开始拍摄以枪战为主的英雄片,虽然同样充满打斗场面,但是电影中表现出来的强烈现实意义都让观众更为认可和接受,传统的功夫片受到了极大的挑战。虽然同一时期的功夫电影也出现了像〈黄飞鸿〉系列的经典作品,但是更多的市场还是被大量的充满现代气息的电影所占据。

  解说:为了适应现实,传统的功夫片电影也在做着调整和改变,成龙拍摄的历险故事〈A计划〉,城市警匪片〈警察故事〉都显现出了与传统功夫电影的区别。1988年,洪金宝凭借着反映他们童年戏剧学校生活的〈七小福〉夺得第八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但是同一时期的电影评论却认为,这部具有回忆意味的电影,昭示着一个传统功夫片时代的衰退与终结。

  记者:武侠片之后后来有一段是枪战片,你怎么看吴宇森的电影?

  洪金宝:我从来都很少拍枪战片的,那是吴宇森的强项,他的思想问题,他的思想是喜欢一种英雄,也是局部每一个导演不一样,不管你怎么好,我都很少拍枪战的片。

  记者:为什么?

  洪金宝:我本身不太喜欢。而且你拍枪战片你说我要不要打?

  记者:你觉得不是真功夫?

  洪金宝:我不是我觉得真功夫,我要耍真功夫的时候我麻烦,我怎么样把这个枪扔掉?每一个人都站在那边不要动,你们都学武功,扔掉,打,不可能,所以不要说全有,有一把我都要想办法把他给扔掉。我们是以功夫那方面去表示的。今天我要拍枪战片,是不是我也会有功夫,那我有,我有的话我怎么处理这个枪呢?我不能说真正打的时候把枪扔掉。所以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很的大麻烦,有枪的话。

  解说:除了电影类型的改变,电脑特技合成等新技术的出现,也冲击着一直以真人格斗为荣的功夫片电影。

  记者:你真打,可能在屏幕上看起来效果还不如像您说的,做那种特技。

  洪金宝:也不一定,等于你现在看得多了,观众也知道,因为你看得多,观众懂了以后他知道这是没有血,没有泪的东西,如果这是真的人去表演,你知道这是真的能够这样做这样做,你感觉这是有肉有血的东西,感受就不一样了。虽然现在合成电脑、CJ这么样做,我也赞成,可是真功夫是不可抹煞的。如果两样都有,再配合一点点戏剧那是太完美了,因为你始终让观众来享受一个最完美的视觉、听觉,对不对?

  记者:你们能理解这种观念的变化吗?

  洪金宝://我们拼命已经拼了很久,可是现在少了。因为武侠片、功夫片最近这几年是比较弱,观众比较不太接受了。因为各方面,可能第一看得多了,第二、三方面好多人认为都不是真功夫,所以就比较弱。

  记者:如果你来拍,你会大量地用特技吗?

  洪金宝:我可能也会。可是我的功夫会多一点,真功夫会多一点。可是我希望能够用的特技给人感觉不是特技。我不敢说不用,我也很想用,用特技现在来讲我是希望不要伤害到那么多人,以前因为没有特技,所有干我们这行的,能伤多少人?有的半身不遂,有的断腿、有的断两个手,现在有这种特技的话,可以把这种东西消除掉,不会有这种东西发生,有很多危险的东西用特技来代取。

  记者:都用特技来还要真功夫干嘛?

  洪金宝:对每一个人的要求,每一个的制法不一样。一罐午餐肉为什么午餐肉里面有那么多粉类的东西,那么多猪油的东西,其它那种火腿午餐肉肉就比较多了,为什么?有的人喜欢吃肥的,有的人喜欢吃瘦的,其实很简单。真功夫真功夫,假功夫假功夫,特技特技,你要怎么样把它合成好。

  解说:进入九十年代后,在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冲击下,整个香港电影的发展速度明显减慢,遭遇了港产电影的冰河期。在这样的情况下,像许多香港演员一样,洪金宝也离开香港到好莱坞谋求发展。

  记者:你感觉到好莱坞跟香港电影来说最大的一个不同是什么?

  洪金宝:其实大家文化思想都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不要以为我讲英文就行,其实真的不对。我以前去,最后拍完以后就知道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当导演的,你真的要知道他们讲什么,你把英文给你看,你看了之后不感觉是笑话,可是在他们那边这就是笑话。他的文化思想不一样,说的话感觉就不一样,你看剧本很普通的一句话,可是这就是笑话。你问他,他问他,后来到我问他,I love me,就是这一句,I love me就是轮到我而已啊,到我了,全场都笑得嘻嘻哈哈,我自己讲有什么好笑?都不懂。看那天在银幕里面很多观众在看,也笑,也是不懂,I love me有什么好笑?化学作用刚好讲的一句对白,这句I love me就笑得一塌糊涂。(英文)很容易一件事情,就是其它一句对白,我说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简单,那你告诉我吧,你告诉我,也乐,你告诉我这有什么好乐?这一句对白?到他们那边的感觉,你讲这个对白他们就会笑,他们就会很轻松。

  记者:作为功夫演员来说,武打演员来说他在好莱坞有一个什么样的前途呢?

  洪金宝:其实最要紧的还是演员。因为你会不会打都没有关系,美国人他有太多办法可以把你变成,但是不能学我们这样的,像李连杰他就是李连杰,没有别的。像三个“俏娇娃”他们三个打得好得不得了,他们真的会打吗?不会,全部都是替身,可是他们有他们的办法去制作一部喜剧动作片出来,那就行了,最要紧还是演员。

  记者:会不会成为一个潮流呢?

  洪金宝:潮流已经成了,现在刚刚开始退下来,已经成了潮流,退得很快。

  记者:功夫片风行世界以后,它甚至成为中国人的一个带言词,但是也有人担心这种打打杀杀是不是给中国人带来一种另外的负面影响?

  洪金宝:NO。我感觉到这完全是两码事情,功夫你要看哪个角度,你在看真正表演给你看的那种武术,你的观感不一样,你在电影上面看的功夫感觉又不一样。所以你不能说这个功夫就可以会有影响,人都有坏有好,你说枪斗是好还是坏?我不认为功夫源自我们中国出来以后,都对我们中国有影响,谁要这样想的话都是错的。

  解说:2001年,蕴含着深厚的中国武侠精神的电影《卧虎藏龙》登上了奥斯卡的领奖台。影片传达出来的飘逸、含蓄的中国武侠世界,让世界为之着迷。世界电影界对中国功夫的关注,开始从一招一式的格斗转向对武侠精神的体会,也许,这意味着中国功夫片开始用一种新的方式,征服世界。

  解说: 〈卧虎藏龙〉的成功,让中国电影人开始重新审视中国功夫电影。随后,〈十面埋伏〉〈英雄〉等电影都开始以武侠精神征服世界观众的目光。

  洪金宝:美国现在开始真的是越是越对中国的文化,开始了喜欢研究,喜欢对中国的所有的东西都很大兴趣,尤其是在电影方面,像飞,以前他们只有超人能飞以外,其他人都不能飞,他们想不到为什么中国人都会飞?中国人都是超人?他们不懂,因为我们中国人有武侠世界的概念,整个人生跟文化作用,文化历史,我们就有一种武侠的感觉。外国人你没有啊,你看你飞的话,你不会欣赏,你不会enjoy,you know?你看super man。这风吹。You enjoy the moment,you enjoy the动作、姿势。You know?可是因为他是外国的文化,美国的文化他会飞,他是应该的,他是超人。我们中国,所有武侠的侠客他们都是超人,因为这是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种文化。现在武学来讲,外国对这种有很大很大的好奇,而且那种武学很重要。

  记者:香港电影以前靠功夫片曾经拥有辉煌,现在有人提出来,能不能靠功夫片再次辉煌?

  洪金宝:我想应该可以,可是人才难找。以前苦练的人物比较多,现在没有了,香港来讲是比较难。电影现在对香港来讲都比较困难。现在很多大的戏,他们也不会真正去找一个真正有功夫的人去拍,因为他们要的不是那种,他们要的是闪亮亮的那种感觉,等于是明星,谁要拍你们那种真打不打的感觉,像我们会拍,我们喜欢拍那种,跟我们不一样。所以说现在要突然间有一部大戏出来就比较辛苦。

  记者:现在真功夫还有卖点吗?

  洪金宝:有,怎么会没有,你要去想,去思考。像泰国演员,他做的动作我都会,这是不可能做的到的,他现在就做得到。他是做什么的以前?他也是做武行,他是跟香港的武行们一起去做做小武行,之后他苦练,苦练到人家不可能做的东西他做得到,今天他表演出来,人家接受了,他是苦练出来的。现在香港,香港太多好东西了,香港谁还要苦练现在?不用苦练了,太容易做明星了,红不红另外一回事情,有机会在电视前面讲话或者是唱歌,太多这种位置,太容易走红,以前没有,以前没有真本事感觉进这个圈很难,唯一可以的话就是练武工,表演,打出来,以前就是这种门路,感觉就是这条路。其他国家都比香港强现在,功夫、动作来讲的话都比香港强,香港现在最弱。

  记者:你现在还关心香港的电影?

  洪金宝:关心。

  记者:香港电影现在出路在哪儿?

  洪金宝:没有,很难。根本就没有,要拍一部大戏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拍一部很大制作的戏,所以香港现在电影怎么看?我也在看,这很辛苦。

  不是悲观的问题,这个市场很重要,这个市场以前一个戏剧,拍了可以卖,一张碟子可以卖六七万一集,现在你给八块钱里面有十集,翻版的,盗版的,谁给你这个钱?本来是30集有6万块钱一集多少钱?一百多万啊,这一百多万也没了。

  记者:您是说香港电影没有出路。

  洪金宝:谁愿意把钱出来拿去,拿去扔啊,他要怎么拿出来就怎么拿回来,香港现在是拿出来是有,没有办法拿回来,

  记者:当年香港市场也就是那么大吗?

  洪金宝:当年没有翻版,每一个人都进去看电影了,现在人不进去看电影了。像台湾,我听了都可笑。现在台湾说一部新戏拍了,上演了,剧院门口挂个大牌都给人骂,你花这种钱干什么?得付三万块钱,你搁个大牌,小小的在门口就算了,你的戏会好吗?

  记者:最近几年武侠片又成为一个电影的主流了,你会回来拍片吗?

  洪金宝://其实有人请我回来我会,现在没有人请我。所以我有很大兴趣拍戏。

  记者:但是如果回来拍的话能适应吗?现在的武侠片、功夫片已经跟以前很大不同了。

  洪金宝:已经不一样了,对,问题是适应是看你哪方面了?问题是我回来观众能不能适应我,不是我能不能适应再拍这部戏,不能说我到哪里都适应这部戏,问题是观众适不适应我所拍的电影,拍的现在的武侠。

  记者:那你会怎么挑演员呢?现在武侠片很多人根本就不会功夫。

  洪金宝:其实看你的出发点在哪里,有的请的都是大明星,如果这个是纯粹有真功夫的,我们卖的是真功夫的那演员很简单,我就挑真功夫的人。泰国一个武功非常好的,现在一个,简妮渣,泰国的演员,他就是死练,苦练,他的功夫真的是很好,动作真的很好,所以观众接受,他是真功夫。

  记者:但是电影是要卖钱的。

  洪金宝:他的电影也是卖钱的,他一部电影出来很卖钱,全世界卖钱,他卖的就是真功夫。

  记者:你想做这样的电影?

  洪金宝:我想做每一部戏都卖钱。问题是如果自己也是从武学方面长大的,当然我也能够希望在武学方面给人家肯定我的东西。

  回望香港电影,它可以说是中国电影史上的一个传奇。近30年来,这里制作的影片数量,几乎超越了所有的西方国家,输出电影之多,仅次于美国。而他创造的功夫片电影也成为中国向世界电影奉献的重要电影类型。也许正是由于有了像洪金宝这样的几代香港电影人的执著,才会有香港电影的过去和未来。

责编:晓星

文章来源: http://www.dextergoad.com文章标题: 他可以代替第二个位置

原文地址:http://www.dextergoad.com/hxnzw/1552.html

上一篇:宾至如归       下一篇:没有了